苏木|都难

伞哥迷妹,杂食(冷、跨√)
发的不一定都是全职相关
lof或将是我存文的地方

咳又是我的迷之画风

军训前的讲座(?)好多啊,今天突然超困,即使空调冷气很足(ノへ ̄、)
然后
画个叶修清醒一下(๑•̀ㅂ•́)و✧
一个不清醒?再来一个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晚安大家

ps:明天动员后正式军训了qwq(突然诉苦)

我回来了

咳,虽然没多少粉丝,也帮转一下(*/ω\*)

狐的微语:

由于个人的QQ账号问题,


之前的狐的微语已经被销号了。


找不回来的那种,


所以狐只能重新开始了。




会尽快把文章整理过来的。


(昨天晚上折腾了一晚,把东西备份好了。)


没有想到今天会发生会这样的事情……



荣耀联盟职业选手女性向(面向[腐]女粉丝的)访谈

蓝雨、轮回场
主持人:戴妍琦、苏沐橙

Q1:
戴:请问喻队,知道自己在女性粉丝中的爱称吗?
喻:(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经理说不用准备什么稿子原来并没有用)……喻文苏(不愿面对但还是要微笑)
黄:哈哈哈队长你那是什么奇怪的称呼啊。只是名字改了一个字就是爱称吗?为什么不干脆叫“州州”啊……[被苏沐橙打(断)]

Q2:
苏:(棒读)黄少天同志,知道自己在女性粉丝中的爱称吗?
黄:当然知道了。本剑圣风流倜傥、颜正人好、幽默风趣、颇受粉丝爱戴……人称“黄少”!
苏:(冷漠看题板)勉强算对,还有一个。
黄:原来还有其他称呼吗?我果然很受欢迎哈哈哈哈所以是什么呢?
苏:烦烦,意思是你话多。
黄:~%?…,# *'☆&℃$︿★?
喻:(摸头)

Q3:
戴:请问枪王❤o❤(擦口水)请问周队,知道自己的女粉想对你做什么吗诶嘿嘿嘿……
周:……嗯?
(戴妍琦被苏沐橙打)
苏:周队啊,你知道自己被称为联盟的什么吗?
周:……脸。
(江:苏妹子问话真讲究。)

Q4:
苏:江副队,对于自己的外号“九点水”“工皮寿”以及标签“周语十级”有什么看法呢?
江:谢谢粉丝的支持,不过玩梗要适度哦。
苏:……(不我想问的是江周cp的问题,算了下一个问题再问)

Q5:
戴:诶嘿嘿嘿请问黄少,你对树抱有什么样的感情呢……[被苏沐橙打(断)]
苏:问题太污,换一个。
黄:~%?…,# *'☆&℃$︿★?
苏:黄少天同志,秋葵好吃吗?
黄:~%?…,# *'☆&℃$︿★!

Q6:
苏:喻队对于自己和黄少天被组cp有什么看法呢?
喻:挺有趣的。
黄:嗯嗯嗯?苏妹子你说什么?
喻:(摸头)没什么,这是给我的问题。

Q7:
戴:工皮寿,你对江周或周江cp的撕x有什么看法呢?
江:唔,不要撕了吧。总之可逆不可拆?
戴:(小声)真的可逆吗?
江:你猜猜?
戴:诶嘿嘿嘿。

Q8:
苏:周队对自己的副队有什么评价吗?
周:(微笑)好。
(苏:好气哦自己问的问题跪着也要吃下狗粮。)

——tbc——

好气哦自己码的访谈体跪着也要吃完狗粮。
其实是以前的手稿改成的狗粮(???)等一下我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?
七夕快乐大家,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还是三个人(?)大家都要快乐哟(挑事的微笑)
当然我是一个人啦(抱住瘦瘦的自己)

[短篇]柔妹子的网红历程(杜柔)(5)

迷之摄影网红AU
ooc慎
前文戳头(像)或者tag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啊,果果,你们已经整理完了?”从楼上下来的唐柔,看到整洁的前厅,和坐在前台吸着豆浆的陈果,突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,总觉得自己没有帮忙干多少事情。

吸溜吸溜——

“哈……”吸了一大口豆浆,陈果呼出了一口气,“啊,基本算是吧……我让他们把那些‘小破烂’都搬到楼上去了;然后是我爸也不会用的那些老式的仪器,整到另一个房间,等下给他们看。”

“话说为了这个我还专门查了资料,免得介绍的时候自己也不认识这些老大哥而尴尬。哎……”

“噗嗤,你平时也这么忙的吗?”唐柔走到陈果身边,拉开另一张椅子坐下。看着对方刚忙活完不久还鼓着脸咬着吸管,右手就捏着鼠标在电脑上编辑顾客的照片,偶尔左手放开豆浆在键盘上敲几下,然后又护食般地快速抓住饮料杯子,唐柔又轻笑了声。

“才——不是呢,”陈果捏了捏空了的饮料杯,顺手扔进刚换上新的垃圾袋的塑料桶,又用暂时空闲的左手撑住偏过去的脑袋,“平时可闲了啊。啊啊……主要是因为我之前给大家多放了一天假,然后小择因为家里的原因辞了工作,再加上莫名其妙来参观的什么‘六道轮回’什么什么工作室的……”一边说着一边掰着指头数数,语气渐渐消沉。

唐柔看着陈果,认真听着,偶尔接一句“这样啊”,却忽觉店门外街对面有几个男人在看着这家店。

她抬头,看到其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陈果还在一旁念叨“果然事情不能拖啊”“放假一时爽”,然后把额头靠在桌上,蹭来蹭去。唐柔推了推她的肩,示意她看外面:“是他们吗?”

“嗯?”陈果抬起头,喃喃念了句“哇好帅啊”,赶紧揉了揉自己的额头。

“咳,我也不知道啊,”把电脑上正在处理的界面保存后关闭,陈果站了起来,“电话预约的嘛。不过大概就是了吧这个点,还是一队人。”她摸摸有些乱的头发,往里间走去:“小唐去开下门吧,如果是的话请他们先坐下。我去整理一下。”

“嗯,好。”唐柔站起身让陈果走过去,便拿起桌上钥匙走向门口。

看着眼前的几个人中的杜明,朝她露出笑容,唐柔也回以微微一笑,想着:这么巧吗?居然真的是他和他的团队来参观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感觉陈果被我写得好可爱(lll¬ω¬)
强行让姬友小择(以拔x无情[?]的形象)出场_(:з」∠)_

新电脑到了,然而对九键党而言,还不如用爪机码字QWQ
怠惰好啊(#`-_ゝ-)混更好啊(#`-_ゝ-)上学……啊啊啊(#`-_ゝ-)开学还要军训怕死了怕死了(/TДT)/

8.10黄少天17岁生日快乐[图有参考]

晚饭前突然想肝生贺_(:з」∠)_
服饰和装饰参考了开屏 懒懒壳懒懒 太太的图(然而画成这样好意思说自己参考了(lll¬ω¬)

我就是想混个更_(:з」∠)_

老板娘逐烟霞和她的账号卡陈果(一本胡

赶夜场的私设生贺图( σ'ω')σ
不想当画手的文废不是好阴阳师(o_ _)ノ

——————

辣鸡游戏,毁我青春,骗我肝肾……并没有,我可是不肝党ㄟ( ▔, ▔ )ㄏ诶?姬友你别拉我去玩梦间集啊,我的肝(#`-_ゝ-)

元素法师楚云秀和她的操纵者风城烟雨(bu

悄咪咪迟来生贺
这是一个文废企图画图混更发现自己依旧画废的故事(o_ _)ノ
哦还有拍照废(o_ _)ノ

[短篇]柔妹子的网红历程(杜柔)(4)

迷之摄影网红AU
ooc慎
前文戳我的头(像)(*/ω\*)或者可以戳tag
哇今日超过800+字成了900+吔٩(๑òωó๑)۶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嗯?”唐柔感到奇怪地看了男子一眼,“我们认识吗?”我才刚到h市啊。

“啊,我昨天见过你呢。”男子笑笑,“不过你大概没看到我。”

这位买早餐时遇到尴尬的男子,正是前文提到的“吴霜钩月”杜明。身为轮回来h市的一员,这一天被众人选出去买早餐,习惯了不带现金的生活方式,结果遇到了这样的事情。

“昨天啊……”唐柔想了想,“我昨天就在这附近逛的。不过看你这样(不知道这家店的付账方式),应该不是附近的住户吧。”或者是刚搬来的?

本来好像有什么事想先开口说的杜明被唐柔先打开了话题,便顺着话头接了下去:“是啊,我这两天来这里有工作上的事……我其实是s市的。”

“s市啊,”唐柔捣鼓了下手机,“来,扫一扫加个好友吧……我本来旅游的下一站准备去那的,但是喜欢上了h市,就干脆在这里工作了。”你觉得h市怎么样呢?

两个人边聊着,边拿着早餐和手机走到店面的一边去,避免影响了店家的生意。

“h市吗……”杜明看着眼前落落大方、拯救自己于危难(?)之中的女孩,“我也挺喜欢h市呢。”啊,说到这里……

“那个,你看了昨天晚上你发的book的评论了吗?”

******

带着早餐回到店里,和陈果、小木打了个招呼,唐柔回到了自己房间。想着刚才杜明说的“不要在意个别人的恶意评论”,打开了手机上的vbo软件。

一打开,她就发现评论数远比平时的风景图多。果然,露脸就是不一样啊。

懒得去猜测评论都在说什么,唐柔直接打开自己前一天晚上发的book查看评论。

热度最高的一条是:

煮酒引V:
图一背景的山是m国d区的as山脉的s部分,看图中的环境是冬季。而m国的冬季是限华人进入d区的。
图二背景是照相馆内部,从光线上看是夜晚拍的,猜测是bo主发book前专门拍的,bo主貌似是坐在工作人员的椅子上。
[酷]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说一下自己看出来的东西。

这条评论下的回复大致分为三类:
一种是明褒实酸的,以“哇bo主你超厉害的,在小照相馆工作可以冬天进m国d区玩”为代表的;
一种是明着仇特权阶级的“真是好奇bo主身份,居然可以让m国动容,不知道在国内能让哪个层次的大佬跪拜”;
最后一种就是相对算是忠粉的人群,回复大多是怼另外两类人的“原评论也只是一些普通的分析,你们不要主观臆断好吗”或者是带有不确定语气的“就算bo主有特权,她得罪你们了吗”这样子的对唐柔的维护。

而看到这些的柔妹子,没有生气或是伤心,反而有些哭笑不得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柔妹子给我的感觉一直是比较成熟的<( ̄︶ ̄)>
写最后一句的时候突然想象了一个哭笑不得地说[哇,社会是真的险恶]的柔妹子(快住脑!(゚Д゚≡゚Д゚)

谢谢看到这里的你✧(≖ ◡ ≖✿)
希望你能喜欢(我的迷之文风(* ̄3 ̄)╭

[短篇]柔妹子的网红历程(杜柔)(3)


迷之摄影网红AU
ooc慎
这章emmm并没有描写网络上的东西(不敢抬眼看题目↓_↓)
文就是写着写着偏离初心的嘛[bu]

——————

清晨柔和的光线,照亮窗帘,进入房间,在女孩子的床上流连。闹钟未响,床上人已睁眼。

望着天花板发了会呆,唐柔笑了笑,伸个懒腰,起身:我已经,开始在这里工作了。

漱洗完毕,梳理了压乱的短发,唐柔从“包住”的小房间走出。

照相馆的开门时间未到,却见老板娘陈果已在店里忙活。虽然现在不是自己被安排的工作时间,不过热爱体验的柔妹子还是提出了帮忙。

“小唐啊,你愿意帮忙真是太好了,本来店里人手也不多,”老板娘搬动着店内的仪器,向唐柔示意了下需要移动的物件,“忽然通知说有什么团队想要参观老式照相馆。我想着总得打扫打扫……哎,先放那边椅子上就行。小木你去擦下桌子。”

看似瘦弱的店员小妹小木提了满满一桶水,拧了下毛巾就开始忙活;陈果也边规划着边整顿店内物件,指挥男店员将大件仪器搬上搬下……

唐柔将一个脚架放下后,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,向陈果问道:“陈姐,不如我去买早饭,你们要吃点什么?”

“别叫姐啊,小唐。”陈果撩开额发,“我们聊得来都是朋友嘛……我要一碗对面的馄饨,拜托了。”

“嗯,好的果果。”唐柔擦干净手,拿上自己的小包,转向小木,“木木你要什么。”

“嗯……嗯,”小木挠挠头,“也要馄饨吧,不要加味精……哎呀手脏的,我的头发!”

“噗嗤。”

“脏什么,你个懒鬼,”陈果一敲小木的头,“多久没洗头了。今天干完活给我去把头发整了,看着像个鸡窝。”

“ovq陈姐,”小木对玻璃门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“不要说大实话啦。”

“……”

******

陈果说的“对面”卖早餐的店,其实在兴欣照相馆的斜对面,竞争对手“嘉世摄影店”的隔壁。

此时正值春夏之交,空气中流动着潮湿的闷热气息。

上班时段,街上车来车往。

趁着堵车时刻过了街,唐柔沿着街边走向早餐店。买好了各人所需的食物后,正准备往回走时,看到旁边的人仿佛陷入困境。

______

顾客(某男子):老板我没带现金啊,可不可以vsin转账啊。

店主(阿婆):什么,你没带钱?小伙子出门买东西怎么可以不带钱呢……

顾客:~%?…,# *'☆&℃$︿★?

……

______

“噗嗤。”唐柔看着男子急得要哭出来(误)的样子,开口道,“阿婆我来帮他付吧。等下你vsin转给我就可以了。”后一句是对男子说的。

“多谢你了,”男子放松了下,看向唐柔,“……啊,是你啊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无须解释男主出场√
最近不能浪了不知道何时能完成这篇文(以前太浪所以没更文[理不直气也壮])
我我我……强行让自己出场了好激动www柔哥求撩

“以后,
你就是我的小帚帚了。”他说。

然后,
我被扔进了一口锅o.O里

——————

锅柄有些歪了,懒得重画o_O
哇,王锅锅好可爱[捧脸]

p1无字,p2……别看

王帚帚依然没有出炉(锅)

前一张图戳tag( * ̄▽ ̄)((≧︶≦*)